股權投資為何比股票投資受青睞

近幾年,國內的股權投資經歷了“全民PE”急速發展期,散戶化趨勢明顯,但任何行業都會經歷野蠻增長—行業整合—集中化的過程,股權投資也不例外。

就存量資本而言,截至2018年2月底,股權類私募基金實繳管理規模達到12萬億元,對比2016年2月份的數據,當時私募基金實繳規模4.42萬億元。私募規模兩年增加了近3倍。私募管理基金只數從2016年底的15789只增長至70802只,其中高凈值人士和家族財富的參與也助推了私募股權的爆發式增長。

近年來,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年化收益率超過20%的比比皆是,而股票投資的收益就沒有這麽樂觀了,究其根源是行業的內在運行規則的差異。

首先,PE市場屬於一級市場,是食物鏈的上遊,而股票投資屬於二級市場,是鏈條的最低端。上遊放水,下遊才能有水,這是常識。

股票投資:錢只是在不同人的兜裏轉

美國股票市場的投資者都是機構,主要是賺所投資上市公司的成長的錢。在中國,股票市場的絕大多數投資者是散戶,而絕大多數上市公司的分紅很少,具備持續成長能力的上市公司數量也少。 所以,中國的股票投資本質是我的錢進到別人兜裏,我賺的錢是從別人口袋掏出來的,錢並沒有進入公司,而是在不同股東之間高速流轉,某種程度上是一種資金的空轉。錢並沒有被公司所得到,只是在不停換手、甚至高頻次的換手,股票換手的大量資金並沒有對公司形成直接幫助。

股票投資是在交易市場裏賺取交易的不對稱性、不平衡性,某些人賺錢就意味著其他人一定虧錢,它基本上是一個零和遊戲。當市場是牛市的時候,大家都賺錢是因為增量資金不斷進入,一旦當市場資金變成凈流出的時,股票就會大幅度下跌。

股權投資:投資原始股,其實是在制造股票。

做股權投資是把錢投到實體經濟、投到企業,投資人變成企業長期股東,投資人把自己的資源和隱性能力嫁接到這個公司,為公司的長期發展做出持續性的貢獻。實際上是在制造股票,對於二級市場來說,投資的是原始股,會有很高的倍數空間,投資成本很低,比較安全。

股神巴菲特並不炒股,他是選出優質公司並長期持有,這是他成功的核心,從買進到賣出的周期長達10年以上。從數量上來看,巴菲特投資中私有公司占70%,公眾公司30%。他所投的公眾公司體量都非常大,看中它的長期價值,這是股權投資邏輯,與股票投資完全不一樣。

而且除了一級市場與二級市場的區別造成的收益來源的根本差異,相對於股票投資,股權投資在其他運作規則方面也更有利於投資者。

1)PE所投資的項目企業普遍存在一個保本保息的回購條款,通常情況下,三年不上市,大股東或者企業必須按照8%~10%以上的利息進行回購,而二級市場買賣股票是盈虧自負。

2)由於存在一個業績對賭的條款,PE所投資的項目即使出現業績下滑,也能夠得到股份或者現金補償,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損害。而在二級市場,一旦買入業績下滑的股票,就類似於踩到地雷。

3)PE市場信息披露相對充分,PE機構能夠成為真正的股東,因此,PE管理公司在投資入股前可以進行詳盡的盡職調查,能夠充分了解被投資企業的狀況。而二級市場的投資者難以得到真正的股東地位,買賣股票時很難對企業進行深入調研。

4)起點和終點不一樣,導致利益的一致性出現嚴重差異。PE機構與上市公司管理團隊的利益是一致的,往往把上市當成最終目標或者是階段性事業目標的終點,因此,PE入股時,與管理團隊一道共同努力,奔向上市。而二級市場買入股票時,已經是上市公司管理團隊奮鬥的終點了,減持套現自然在所難免。

5)由於一旦投資就不可能馬上退出,所以,PE投資能夠被動幫助投資者克服人性的弱點,讓投資變得簡單清晰,不再受情緒和噪音的影響,這使得PE投資變成真正的投資。而證券投資必須再進行判斷和選擇,更難以控制情緒。

近幾年,國內的股權投資經歷了“全民PE”急速發展期,散戶化趨勢明顯,但任何行業都會經歷野蠻增長—行業整合—集中化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