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離岸信託和國內信託優缺點?

天行資本資訊:家族財富傳承一直是一個家族最廣為流傳的“秘笈”,如何積聚財富,如何守住財富,也是富豪們永遠關心的話題。多年以來,歐美國家眾多耳熟能詳的大家族,如洛克菲勒家族、甘迺迪家族,都已借道家族信託、家族基金會的財富傳承機制,成就了家族財富的基業常青。今天節目的話題我們就來聊一聊“家族信託”。

家族信託是一種信託機構,一般受個人或家族的委託,代為管理、處置家庭財產的財產管理方式,以實現富人的財富規劃及傳承目標,最早出現在長達25年經濟繁榮期後的美國。家族信託,資產的所有權與收益權相分離,富人一旦把資產委託給信託公司打理,這些資產的所有權就不再歸他本人,但相應的收益依然根據他的意願收取和分配。富人如果離婚分家產、意外死亡或被人追債,這筆錢都將獨立存在,不受影響。家族信託能夠更好地幫助高凈值人群規劃“財富傳承”,也逐漸被中國富豪認可。

部分境外離岸信託從業人員出於某些個人目的,在宣傳離岸信託業務的同時,有意貶低國內信託,長此以往,導致一些投資者對國內信託能否實現財產隔離存在疑慮。有報導稱,當前在香港設立家族信託客戶當中,約七成來自內地。

事實上,國內家族信託和離岸信託各有自己的功能和優勢,而且在合法性、維權能力、交流便利等方面,國內家族信託比離岸信託更有優勢。

首先,《信託法》要求在國內開展信託活動必須持有信託牌照,這意味著,離岸信託的主體資質可能得不到承認,其信託的合法性存在非常大的風險;

其次,當離岸信託在產生糾紛時,很可能會陷入國內司法管轄鞭長莫及的困境;

第三,語言和文化差異的障礙也會帶來服務的困難。

因此,除非把資產轉移出境,否則國內信託還是更有優勢。

在工作中,我通常會建議當事人根據自己資產所在地來決定到底採用國內家族信託還是離岸信託:資產在國內的話,採用國內家族信託;資產在國外,則採用離岸信託。

家族信託精准解讀

國內法律不支持家族信託

有觀點認為,中國的信託制度不完善,只能做理財信託,無法實現真正的家族信託。

無須諱言,中國信託行業確實長期以來只存在大量的商業信託,主要服務於融資和投資活動。但沒有做,並不表示不可以做,更不標記法律不支持。

《信託法》起草小組組長江平先生曾經表示:“基本的法律關係規定得很清楚,一個信託關係裡面誰是委託人,誰是受託人,財產關係怎麼來定,這個基本法律有了”。

家族信託新解讀

可以說,2001年出臺的《信託法》在信託法律關係的基本規則上已經與國際接軌,是一部比較先進和前瞻的法律。

還有的人認為信託建立在二元所有權體制上,與中國的一元所有權體制不相適應。江平先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明確說了起草小組當年對這一問題的討論和變通:《信託法》採用了“委託給”這個特定的詞彙,既不觸及基本制度,也說明了所有權轉移的含義。同時,他們在《信託法》的具體條文中,保障了信託財產的獨立性,實際上也就達到了信託的隔離功能。

其實,這個問題是民法傳統國家的普遍問題,不僅僅中國有,歐洲大陸的許多國家都有這個問題,例如瑞士、法國、德國等,這並不妨礙家族信託的發展。

中國社會處在快速發展和轉型之中,許多法律部門存在錯位和矛盾,這並不應當成為法律和社會實踐發展的障礙。中國的法律制度一直在摸索中發展,用教條主義的籠頭去套快速完善中的中國法律,必然無所適從。對此,江平先生認為:“《信託法》模糊也有模糊的好處,這個法律大的問題並不存在。”

事實上,世界各國的家族信託大多數都是在法律不完善的情況下進行長期的實踐探索,之後才逐步明確規則。中國的《信託法》在吸收借鑒他國成果的基礎上,確立了家族信託的基本法律制度,有一個更好的開端。

隨著我國經濟的發展,高凈值人士的增多,信託將以其低風險、高收益的特點,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家族財富傳承一直是一個家族最廣為流傳的“秘笈”,如何積聚財富,如何守住財富,也是富豪們永遠關心的話題。多年以來,歐美國家眾多耳熟能詳的大家族,如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等。